抒鹤作品大全

首页

太子嫔

更新至:第 113 章
简介:昭蘅只是东宫一介浣衣婢女,兢兢业业恪守本分,她最大的愿望是熬到出宫,给相依为命的奶奶养老送终,不料意外和陌生男子有了一夜之欢,她仓皇逃离之后,以为他们从此再无交集,却不成想,在她最绝望那日,那人抱着她,吻干她眼脸上的泪那夜,是孤荒唐,你要何补偿昭蘅没多大梦想,不被人欺负,不干最苦最累的粗活就好,殿下给我个位份吧,太子赐了她昭训之位,之前欺负过她的人都说她踩了狗屎运,竟然一飞冲天成了太子昭训,也人说,像她这种出身卑贱的浣衣婢最多也只能到昭训之位了,她们嫉妒得牙痒痒,日日翘首以盼,盼着她哪天倒霉,她们盼啊盼,眼看着她一路从昭训,成了良媛,再然后因为怀有身孕受封为良娣,太子良娣啊,普通女子奋斗几十辈子也到不了的位置,后来有人听到太子怕她恃宠而骄,提点她说若你诞下皇长孙,孤会封你为太子嫔,不过你的身份,最多也就是太子嫔了,不可妄想太多,明白了吗昭蘅温温柔柔应下,后来她诞下帝后最期待的皇长孙,登上太子嫔之位,她在东宫的升职记也到此为止,她没能再往上爬成太子侧妃太子妃,因为皇帝驾崩,太子登基了,那位倨傲地提醒她不能妄想太多的新帝每天对她威逼利诱做朕的皇后,太子追妻日常人间清醒傲娇大小姐x嘴硬张扬恣意太子父亲去世之后,裴时月才知道,她和褚照的婚约是父亲挟恩让陛下所赐,而褚照早已心有所属,他心尖尖上的白月光是柳家娇滴滴的三姑娘,在她当街为难柳家三姑娘后,褚照一怒之下亲自上门为她讨要说法,三日后,裴时月搀着母亲入了宫,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入宫请陛下娘娘为她做主,可她却跪在帝后面前请求退婚,强求的婚事她不要,心里有其他女人的男人她不稀罕,褚照终于退了裴家强按在他头上的婚事,积压在心中的郁气终于一扫而尽,后来,裴时月入宫为公主们授课,他们在宫道上相遇,褚照眉头微皱,拦住她裴姑娘,孤要提醒你,欲擒故纵不是你这么玩儿的,他等着看这个道貌岸然的恶毒女子气急败坏,可她只是挥了挥怀中的拂尘,一身青衣道骨沉默地消失在宫墙拐角,拂尘从尊贵的太子殿下脸颊扫过,他反倒成了气急败坏的那个裴时月,你大胆!心机女退婚后欲擒故纵本太子擒着擒着她怎么跑了岂有此理,必须追上去让她继续擒青山负我摄政王闻人翎东山再起后,派人接回了已逝旧部遗失在外的独女容萸,别人都说她命真好,摄政王闻人翎念她父亲忠心耿耿,不仅接她回王府,甚至做主将她许配给他的弟弟昭如日月的闻人翧,保了她一生的荣华富贵,容萸温顺乖巧,府里的人都对她赞不绝口,就连原本对这桩婚事百般不愿的四郎也满眼是她,日日盼着摄政王回来为他们主持婚仪,等了大半年,摄政王终于归家了,接风宴上,容萸看到那个万民夹道相迎的摄政王却愣住了,无人知,她曾从烂泥里捡回了一个命若悬丝的男人,男人为她劈柴打猎洗衣做饭,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所以那年芙蕖绚烂,她采莲归来,才会被潋滟湖波迷了眼,对他说你娶我吧,男人定定地看着她,良久后答应好,可是就在容萸满心欢喜准备婚仪时,他不见了,村子里的人都说他跟路过的胡女跑了,容萸委屈了好久,却也无可奈何,而眼下,老太太指着那个偷跑了的负心汉笑着介绍他就是摄政王闻人翎,你以后的大伯哥,**闻人翎最落魄的时候,以为自己会死在烂泥里,结果一个小姑娘把他拖了回去,小姑娘是个话痨,明知他昏迷不醒,还时常在他耳畔絮絮叨叨,说她的鸡她的鸭和山上的野花那夜雨势滂沱,雷声阵阵,小姑娘瑟瑟钻进他的被窝,躲在他身后,软语嘤咛求他你能不能起来保护我,我好害怕,大抵是她哭声太过可怜,他睁开了眼,声音沙哑好,他的小姑娘胆子很小,怕虫怕雷怕她家的宿敌寻仇怕村里的恶霸他索性召集旧部,一双手在乱世中搅弄风云,扶持新帝上位,做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他想,如今,他的小姑娘便再也不用因为村里的恶霸担惊受怕,,可是他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在王府的接风宴上重逢,他唯一的弟弟牵着她的手一步步走到他面前阿兄,她便是我信中常与您提的,我的未婚妻容萸,